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朱锡庆

 
 
 

日志

 
 

在无知的缝隙,我看见邪恶在生长  

2009-07-20 11:57:2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无知的缝隙,我看见邪恶在生长

——细节与发现系列文章之二

 

这篇文章是这个系列第一篇文章(即《可能被复制的危险先例》)的一个副产品。那篇文章放到我在新浪开设的博客,二天之内有8000点击量,约40条评论。评论本来不只这么多,我删去了其中的大部份。被删去的评论包括两类,第一类是寄生虫性质的广告帖子;第二类是与文章内容完全无关、纯粹骂人的脏话帖子。读者的评论本来是有益的交流,我自己经常从这些评论中得到启发。但那二类帖子如果不删掉,评论一栏就成了一块脏地,读者会掩鼻而去。为了尽可能地保持评论的完整性,那些与文章内容有关但含有脏话的帖子,保存不删。为了交流带来的益处,某个限度的言语污染只好忍受。

上一篇文章,我引用了二个例子,兰州老汉因司机在斑马线闯红灯而举砖砸车的事件,以及成都一男子因挟持幼女跳楼而遭围观者群殴的例子。我分析得出的结论是,针对一种有害行为,在所有可以采取的反对行为中,其实大部份的反对行为是不能使用的,因为这些反对行为不仅不能清除有害行为,反而会引出新的有害行为,使危害扩大。在所有可以采取的反对行为中,只有能消除有害行为、或者甚至使有害行为转化为有益行为的反对行为,才是有建设性的行为,这应是正义的本意。那么,在所有可以采取的反对行为中,哪些行为是建设性的呢?这就是经验性质的习惯规则所界定的那些行为。所以,针对一种有害行为,必须因循规则来进行反对。

然而,我阐述的这个道理,在兰州老汉因司机在斑马线闯红灯而举砖砸车的这个例子中遇到了挑战。在读者留下的评论中,绝大部份的评论不同意我的分析,有人甚至斥责我不是迂腐就是别有用心。我接纳这些批评,在于这些批评的建设性。这些批评指出了这样一个事实:老汉最初恰好是因循规则采取反对行为,比如说多次去市政府和交警支队反映,并促成在斑马线加装红绿灯这件事,问题是,老汉的这些努力并没有最终阻止司机的有害行为。在斑马线加装红绿灯之后,一些司机竟然视红绿灯为无物,以至于行人从斑马线横穿马路,依然提心吊胆,险情不断。这里提出了一个极有价值的问题,在规则失灵的时候,怎么办?

其实在我们讨论的这个例子中,只需要加装一个电子眼,在斑马线闯红灯就可以被制止。当然如果斑马线划错了地方,比如说在一个斜坡上,那么同时要改变斑马线的位置。在老人反映了几次之后,不见这样的行动,说明在执行环节存在渎职现象。换言之,规则失灵是因为执行环节存在纰漏。有些时候,规则失灵是因为规则中的一些条款是难以执行的,即有人违反这些条款,你查不到他。这种情况下,规则修复的难度要大得多,必须找到新的有效条款。

然而,无论是哪一种情况的规则失灵,现在都面临一种无知的困境。老汉明言,举砖砸车是为了引起轰动效应,这就是说他的本意是引起关注,修复规则,但他所使用的方法却是对规则的进一步的破坏。在生活中还有许多这样的例子,你要人遵纪守法,但是他遭受了侵犯,在规则失灵的情况下,他依规则行动并不能阻止这种侵犯,那他要怎么办才对呢?大量脱序行为的产生正是根于这种无知。我现在有一种担心,老汉一砸,因为广受关注,原来置之不理的那些人,赶紧去加装一个电子眼。尽管这是必要的补救,但很可能产生一种误导:在规则失灵的时候,原来砸可以解决问题。老汉并不正确的做法变成普遍仿效的先例。

是的,在规则体系中有一项缺失,其中缺了这样一种规则,就是修复规则的规则,它告诉人们,在规则失灵的时候怎么做才是有建设性的。

社会是无数个体组成的,个体之间存在大量的选择冲突,冲突靠规则来协调。十字路口车辆争先恐后,结果是出现这个路口被彻底堵死谁也无法通过的死局。避免这种死局,保持路口通畅,得益于道路交通规则。但是你要知道这样一套规则经过了几百年的演化,靠很多人一点一滴的知识积累而成。

这里不妨回顾一下红绿灯的由来。十九世纪初叶,伦敦议会大厦前经常发生马车轧人的事故。机械师德·哈特,从女性的着装得到启发(在英国中部的约克城,红、绿装分别代表女性的不同身份。红装表示已婚,绿装未婚),于1868年设计、制造了史上第一支红绿灯,灯柱高7,身上挂着一盏红、绿两色的提灯--煤气交通信号灯,在灯脚,一名手持长杆的警察牵动皮带,转换提灯的颜色,告诉车辆和行人,红灯停、绿灯行。23天后,煤气灯突然爆炸自灭,值勤警察送命。信号灯被取缔。到1914年,解决了信号灯使用的安全问题,用电气信号灯取代煤气信号灯,红绿灯在美国的克利夫兰市又出现了,稍后,纽约和芝加哥等城市,相继使用。第一盏三色灯(红、黄、绿)1918年安装在纽约市五号街的一座高塔上,黄色信号灯的发明者是受雇于通用电器的中国人,名字叫胡汝鼎。一天,他站在十字路口等待绿灯信号,就在由红转绿的一刹那,一辆转弯的汽车呼地一声擦身而过,吓了他一身冷汗。回到宿舍,他反复琢磨,终于想到在红、绿灯中间再加上一个黄色信号灯,提醒人们注意危险。他的建议被采纳,三色灯产生。从这里可以看出,就是这样一个信号系统以及相应的道路规则,乃是漫长岁月多人点滴知识的积累。正是依靠这样的规则,人类逐步减少了互相残杀,远离野蛮,到今天已有了一套涉及生活各个方面的规则系统。你如果因此对规则有所领悟,就会对破坏规则的行为和主张,保持警惕。革命,有建设性吗?

尽管有了一套涉及生活各个方面的规则系统,但是必须看到,在某些地方,在某些领域,至今没有找到有效协调冲突的办法,无法产生规则,因此就还有那么多怨报和森森白骨。这不是因为人嗜血成性,而是因为无知。走笔至此,脑中冒出这样几行字,好象是诗。然而,对我来说,诗人已是一个运去的梦。

历史,就象盲人走过那条老巷,

听竹杖轻点地面的回响,

寻找路况和方向。

阅读历史,

在无知的缝隙,我看见邪恶在生长。

 

 
  评论这张
 
阅读(635)|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