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朱锡庆

 
 
 

日志

 
 

可能被复制的危险先例  

2009-07-16 23:09:0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可能被复制的危险先例

——细节与发现系列文章之一

 

题记

出现在这个博客上的部份文章,即从最后一页倒数回来的四十几篇,是本人没开博客以前就发表了的。我在一家学术性报纸开了二年专栏,在一家刊物开了一年多专栏,还在另一家刊物开了近十年的专栏,断断续续至今。这四十几篇文章登在这些刊物上,后结集出版,取名为《有场景的经济学》,主题是对活动过程副产品的分析。博客上大约有九十篇文章,剩下的文章,绝大部份也是先在专栏上发表,再放到博客上来。这些文章也会结集出版,九月或十月,新书上市,取名为《知识笔记》,主题是知识的生产和交易。

接下来,将开始一个新的系列。个体之间有大量的选择冲突,冲突是靠规则协调的,我关心的是,这些规则是如何生成又如何演变的。我将从真实存在的事件中去寻找答案,我讨厌用概念思辨,也讨厌用公式演绎。真实存在的事件是由细节组成的,因此会十分注意细节的收集和整理,然后在此基础上梳理出事件的脉络,再加以分析,看从中有没有让人过瘾一番的发现。因此这个系列暂名为:细节与发现。这个系列一部份文章会先登专栏再放博客中来,但大部份文章会写完就放在博客上。并且将固定博客更新的时间,周二和周五更新。我自己开设的博客只有两个,新浪一个,网易一个。其他以我名字开设的博客,不知是谁开的。点击量对写博客是一种很大的激励。如果点击量令人满意,这个系列会写长一些,否则就打住。

 

 

 

事件回眸

本文分析近期发生的二起新闻事件。事件一:一位年逾古稀的退休教师,200979日晚间,在兰州市南滨河路金港城小区门前的一条斑马线一端举砖砸车。下文引用一个记者的现场描述:79日晚间9许,七里河区金港城小区北门前,南滨河路两旁聚集了大量的行人。一位头发花白,身穿背心的老人站在门前斑马线一端,手中拿着砖块。一辆康明斯货车由东向西经过,斑马线上的红灯亮了起来,可是司机没有停车的意思,这时,老人将手中的砖块砸向车窗,货车驾驶员一侧的玻璃窗户被砸碎。理亏的司机看到现场情况后,没敢停车理论,而是溜走了事。950分,一辆灰色轿车也在此路段闯红灯经过,老人用砖块砸中车身后,轿车停靠在了路边,司机下车后,群众上前质问他为什么闯红灯,司机说他没看见,并质问是谁砸车。看到群众情绪激愤,司机未敢计较,上车离开现场。 据报道,老汉的砸车行动从晚上七点开始,持续三个小时,至晚上十一点结束。记者统计,砸车30辆;老汉认为记者统计有误,他自己统计只砸了14辆。

根据记者的后续报道得知,南滨河路是兰州一条车辆拥挤的主干道,从老汉居住的金港城小区去百合公园要横穿这条马路,因此险情不断。2008年元旦,老汉曾目睹一位老太太在斑马线上被撞死的惨剧,他自己也多次遭遇险情。为此老汉多次去市政府和交警支队交涉,最终于2009年年初加装了一个红绿灯。然而,因为没有交警值守,也没有电子监控装置,又是直行路段的斑马线,不必担心撞车,因此红绿灯成了一个摆设,车辆闯红灯的现象屡见不鲜。老汉过马路依然要提心吊胆。于是他又去那些部门交涉了一次,没有回音。老汉或许被逼无奈想出一个办法,过马路时带一块砖,只要有车闯红灯就砸过去。几次下来,他感到砸头效应不大。用他自己的话讲,偶尔砸一次,没什么效果。 此时,他又读到一则报道,兰州市交警部门通报,今年前6个月,有6人死于11起斑马线事故中,相比去年同期增加了5人。这使老汉感到,他的遭遇其实是个普遍现象。于是他采取了一个惊人的举动,即上文中记者描述的那一幕。他在接受采访时说,就是要引起轰动效应,让社会关注斑马线安全问题。原计划是连续砸上一周,现在一个晚上就有了轰动效应,目的达到了,就不再连续砸了。

对于老汉的这一举动,有什么反应呢?我注意到这样的报道,现场围观的人很多,多数人都拍手称赞,高喊:“砸得好! 新浪网为此设计了一个调查,有78%的人投票表示赞成老汉的举动。风凰网有一个类似的调查,18万多人投票,其中支持老汉举动的人高达86%。当然也有人反对老汉以暴制暴。

 

事件二:200977日上午8许,成都市建设路新东方小区61单元8楼,一个穿深色T恤的平头男子背窗坐在窗沿上,一手拉住窗户上方的框架,一手抱着小孩,那架势象要跳楼。不久,成都消防4中队抢险救援班赶到,在观察了地形之后,实施营救。可就在此时,那男子有一个让人心惊肉跳的举动,他翻身跳回房内,两手抓住小孩双腿,把孩子倒悬在窗外。这一幕让楼下围观的群众大惊失色,其中有女人被吓哭。幸亏,一救援队员及时从另一侧窗口跳到这边窗户下方一块水泥板上,把小孩抢了过去,并阻止了那男子翻窗跳楼。

故事还没有结束,当警察把那男子带下楼来,上百名被刚才那一幕激怒了的围观者一拥而上,边打边骂,打得那男子趴在地上一声不吭。警察喷洒催泪喷雾剂才把人群驱散,将那男子解救出来,押上警车。还不罢休,有人追过去,想再打他一拳。一位女子双手叉腰、喘着粗气,说道:这样的人,就该打!

 

分析

司机不顾行人的死活,在斑马线闯红灯,以至于险情不断,甚至酿成死伤的惨剧,这种行为当然不能放纵,应当惩罚,以为约束。但是,司机的这种行为,无论如何不是老汉举砖砸车的理由。男子跳楼竟然挟持幼女,丧失人性,这种行为同样不能放纵,应当惩罚,以为约束。但这种行为以及激起的愤怒,无论如何不是围观者把那男子打得眼青鼻肿的理由。

这里的道理是,对于一种有害的行为,并非采取任何一种反对行为,都会产生积极的或者说有建设性的效果。佛教有一条为不能怨怨相报,有很深的智慧,即报复作为一种反对行为会引起报复,报复生报复,就会没完没了。再打一个有助于理解的比方,某个东西是张三的,李四抢劫,王五反对李四抢劫,却劫人之劫,产生的后果是社会又多了一次抢劫。这就是说,针对一种有害行为,在可能采取的反对行为中,其实有很多反对行为是不能用的,因为这些反对行为不但不能制止有害行为(或甚至使有害行为变成有益行为),反而成为危害扩大的机制。反过来说,在所有可以采取的反对行为中,只有能制止有害行为或甚至使有害行为变成有益行为的反对行为,才是有效的反对,或者说正义。

这是较为抽象的道理。那么,当一个人自己遭受某种具体的侵犯,或碰到他人遭受某种具体的侵犯,到底要采取何种具体的反对行为才算是有效的反对呢?或者说你的行为是正义的呢?这个时候,规则是有用的指南,其中有你要采取何种行动,才算是正义行为的具体答案。规则,包括成文的规则和约定俗成的习惯性规则,是一种智慧财产。无数先人曾经遭受过同你现在遭受的某种具体侵犯一样的或类似的侵犯。先人尝试过多种反对行为,比较这些反对行为的不同后果,从而才知道何种反对行为能制止有害行为或甚至使有害行为变成有益行为。因此规则是先人经验教训积累的产物,成为后人的行为指南。

针对一种有害行为,在所有可以采取的反对行为中,找出能制止有害行为或甚至使有害行为变成有益行为的反对行为,是一种很深的智慧,是你想不出来的,因此任何僭越规则的行为至少是不理智的。上文两个事件,自己遭受侵犯,或目睹他人遭受侵犯,都是有规则可循的。对于两个事件中不依规则的反对行为,必须依规则加以反对。可是在网站进行的两个调查中,支持这种不依规则的反对行为的比例竟然如此之高。不依规则的反对行为并不因这种支持,就证明是一种正义的行为。但是这种支持却可能产生一种后果,因这种不依规则的反对行为获高例的支持,很可能被人仿效,这种不依规则的反对行为因此成为一个被复制的危险先例。

 

  评论这张
 
阅读(631)|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