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朱锡庆

 
 
 

日志

 
 

故意迟写的评论:黑车师傅太狡猾还是警察外行  

2009-11-11 08:13:1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故意迟写的评论:黑车师傅太狡猾还是警察外行

 

如果做一个试验,在我生活的这个城市,让交通电台停播路况信息一天,看一看会产生什么状况。可以肯定,拥堵会加剧,至于加剧到什么程度,只有试验才知道结果。是的,信息传播可以疏通交通,使路网的通行效率大幅提高,其作用相当于每条道路增加了几条车道。然而,你知道吗?信息传播提高路网通行效率的成本只是增加车道提高路网通行效率成本的一个零头。一个有意义的问题是,为什么路况信息不通过报纸,电视或互联网传播,而只通过广播传播呢?这还是一个成本问题。把多点的瞬间的路况信息传播给在路网上流动着的车辆,广播不仅是成本最低的传播方式,而且可能是唯一的信息传播收益大于传播成本的传播方式。信息传播有益,但也有成本,只有找到一种低成本的传播方式,一类信息才会被传播而加以利用,否则就废弃了。

当下被说成是一个信息爆炸的时代,然而性质是,被传播加以利用的信息增加了,而不是发生的信息量增加了。被传播加以利用的信息增加,当然是传播成本下降使然,传播成本下降主要归功于媒体,尤其是互联网使很多类信息的传播成本跌到此前的一个零头。云南躲猫猫事件,杭州70事件,上海滩钓鱼事件,兰州拍砖事件,传播到如此广大的范围,没有互联网是不可想象的。互联网信息传播成本是如此之低,以至于鸡毛蒜皮的小事也可以传得广为人知,比如打油酱,比如妈妈喊你回家吃饭。

被传播加以利用的信息增加,又会产生什么效果呢?路况信息使路网的通行效率大幅提高,其他种类的信息传播有同样的效果,各种行为的效率都因此而提高,其中包括作奸犯科这样的行为,比如网上论文黑市使代写代发变得很容易,再比如网聊使奸情增加。本文没有篇幅分析各种行为因此而发生的变化,只是分析被传播加以利用的信息增加对制度建设的意义。几天之前,一个朋友被误抓,从号子里出来,谈到一件事,躲猫猫事件的一个积极影响是治理牢头狱霸现象,他因此在里面免于挨打。一些悲剧性的典型事件通过互联网广泛传播之后,不仅引起大范围的反思,认识到其中存在的问题,关键是能引出智慧,十三亿头脑必定有人知道问题的要领,并给出点子,因此这些悲剧性事件的传播往往带来积极的效果,制度被迅速改进了。这一途径很可能演变为今后制度建设的主要途径之一,这类似于普通法系的规则生成和演变。

上海滩钓鱼事件是已经过去了的新闻,我故意等这件事成为旧闻之后才写这篇评论,是不想参与那些情绪性的发言,而作一个冷静的分析。在这个事件中,警方对钓鱼作出的解释是非如此不可以得到证据,必须“捉奸在床”。这一点也得到一些法学专家的认同。对此,我分析的结论是:

其一,如果一项制度安排,很难获得违反的实据,那么这个制度就是不可执行的一纸空文,因为执行成本太高。对于这种不可执行的制度安排,正确的办法是改变制度安排本身,而不是想尽千方百计去执行这种不可执行的制度。执行不可执可行的制度安排,会产生悖论性的问题,要么因为信息费用太贵难于取证,执行不了;要把取证的信息费用降下来,往往执法犯法,比如逼供。值得指出,过去三十年是一个制度转型期,这时期相对仓促地出台了大量制度条款,加之沿袭大陆法系,因此这些制度安排有一个通病,因为取证的信息费用太高而不可执行。明文的制度安排不可执行,实践中的替代物就是所谓潜规则。于是就带来一个这样的问题,按明文的制度安排进行游戏的人一定是被淘汰出局的,因为违反这规则的人在竞争中有成本优势,取证难又查不到他,从而逼使原来守法的人也用潜规则。因此产生了泛罪化现象,严格追究起来,局中人都有这样那样的问题。等到问题严重成灾,不惜代价来一次集中查处,一时有阻遏作用,过后还是盛行潜规则。泛罪化是一种不可执行的制度产生的败象,对这种不可执行的制度有时又强力执行,从而使这种制度又带有嗜血的性质。

其二,用钓鱼的办法来捉现场,这办法对警方来讲,取证的信息费用是大幅度下降了,似乎很有效,黑车被消灭干尽,以至于钩子开始滥钓。但是,钓鱼同严刑逼供一样,是一种对社会有害的取证方式,有人断指伸冤就是危害之一。其实,警方对出租车这个行业太外行,把无证车辆驱逐出市场,有比钓鱼好得多的办法。我本人对这个行业持续观察了十几年,让我讲几个例子吧。

所有有证的出租车都有一个标识,置一盏顶灯,车身涂成某种醒目的专用颜色,这是为了方便乘客识别,否则在滚滚车流之中,你知道哪一辆是出租车呢?无证车辆有两类,一类是套牌车,这种车不要捉现场,只要查到套牌就行了。另一类是私车,这种车没有出租车的标识,这就给他自己带来一个问题,在滚滚车流之中,乘客怎么把你识别出来呢?长沙一度也有无证车辆上路招客的问题,几个记者找我来讨论。我的看法是,这种车一定传递了一种暗号供乘客识别。这些记者就去调查,找到这种了暗号,就是这些车一般固定地聚集在某些地点等客。找到这些地点就可以一网打尽。暗号其实不暗,乘客都知道是哪几处地点,难道警察找不到?后来的观察进一步发现,乘客等候出租车的时间延长到某个限度,在这样的区域,在这样的时期,无证车辆就会出现。出租车数量由政府通过发放牌照控制,无证车辆的出现其实提供了一种信息,这种数量控制已扭曲了供求。因此,增加牌照发放,无证车辆就销声匿迹了,毕竟有无标识对出租车招客是至关重要的信号。

  评论这张
 
阅读(136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