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朱锡庆

 
 
 

日志

 
 

媒体四问—在某媒体员工培训班讲课的讲稿  

2007-02-11 12:24:3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媒体四问之三:个性与共享的冲突
今天在座的诸位,有编导,记者,主持人。你们中有的人把头发弄得奇形怪状,眉毛抹得五颜六色,整个人看起来怪模怪样。这个样子,象刷了一层油漆,去谈恋爱,会把对象吓跑吧。我不用问也知道,这部份人是主持人,剩下来素面见人的是记者和编导。我当然知道浓妆艳抹是为了出镜,要不然看画面,脸色丧白如死人。因为有摄像这一环节,光可能歪曲你的形象,你却通过极夸张的化妆,借光来形成一种假象。但是,这个不能全部解释你的怪模样,比如说,你现在不出镜,为何要这样?还有,发型为什么那么怪?光只影响颜色不影响形状。对此,你们说是要营造一种个性。那我的问题是,为什么记者,编导不如此这般搞怪,难道他们不要个性?所以这不是涉及审美的个性问题,你这么做,不但不会变美观,反而是一种丑化。那为什么还要这么做呢?

我们知道,出租车都把车身漆成红色,车顶置一盏顶灯,这个东西叫幌子,是一种标识,其作用是便于乘客在各种车辆中辨识出租车。理发店在门口置一个转筒,那也是一种标识,便于顾客在各种门面中识别。一个不雅的例子是,厕所门上有一个头像,那是避免便客尴尬的标识,没有这个东西,就会男女混测。

你们奇怪的外形,也是一种标识,把你,演员,嘉宾以及请上台去一起游戏的群众作一个区分,便于观众辨识。所以,奇怪外形限于场面混乱的电视娱乐节主持人,其他主持人没有这个需要.。电视娱乐节目主持人不仅外形都怪,又各有各的怪怊,那是因为通常好几个一起主持,怪中有怪是你个人的标识,方便观众认出你。为什么不主持的时候也这么怪,那是为了节约费用。主持时变怪,下台复原,上台又变怪,发型这样颠来倒去,耗时耗钱,一怪到底算了。概言之,主持人奇怪的外形其实是一种标识,这是一个信号问题。

经济学可以解释主持人奇怪的外形,这门学问对你们经营节目也有些帮助。让我们比较一下中央台的春晚和湖南台的超女。论演技,春晚那些已成名的大腕当不输超女这些黄毛丫头。然而,春晚独占那一夜所有频道,其结果是越来越多的人,在那一个晚上不看电视。我把春晚作一个案例来研究,在网上看过很多帖子,其中有一帖印象尤深,大意是,年纪大的人埋怨,花里狸俏不知道闹腾些什么;新人类却不屑地说,又土又俗早该完蛋。而超女呢,在长达几个月的时间里,在几十个频道的竞争中脱颖胜出,让人尖叫,捶胸,顿足,大哭,狂笑。饶有意味的是,由此衍生一种所谓超女经济。这个节目不仅带动了广告,唱片,短信,还有敏感的商人开发出与超女有关的五花八门的产品,以至于有好事者称超女为钞女。不禁要问,形成这种反差的原因是什么?               

娱乐归于艺术,本质是一种情感上的共鸣.然而情感又是很个性化的东西,各人的喜怒哀乐相同的部份远少于相异的部份。同时,媒体又是一种共享手段,一个信息源让很多个体可以同时接收到。所以娱乐媒体碰到一个冲突:情感的个性化与传播的共享性不相容,产生的一个现象是众口难调。这是春晚的困境。对应于这一现象,经济学上有一个阿罗不可能性定理。
不过,超女给我们一种启示,毕竟个性化的情感也有重叠的部份,如果一项娱乐契合了各人情感重叠的部份,就会引起大范围的情感共鸣,老少咸宜。情感的个性化与传播的共享性之冲突就回避了。这是超女意外成功的原因。

有很多娱乐是不必知识储备的。长沙被戏称为脚都,洗脚店多过米铺。还有,长沙化的酒吧天下闻名。这些娱乐项目是人会玩。而有些娱乐却要有知识储备,比如钢琴,比如绘画,会欣赏的人就少了,曲高和寡。选择完全不需要音乐知识就可以欣赏的流行歌曲,是超女成功的原因之一。然而,去年有人唱歌剧,有人唱外语歌,这是不明就里的方向错误。不知道是俗而不是雅使其成功。娱乐媒体要避免口味的个性化与传播的共享性之冲突,非俗不可。

在很大程度上,超女现象是那由一套游戏规则造成的。因为使用天下独创的分类加权投票决胜规则,一方面使结果变得难以预料,悬念丛生,谁会是哪只一夜蜕变成天鹅的丑小鸭呢?而对悬念着迷恰好是个体情感的共性部份。加之,受众可以影响结果,从而调动了他们的争胜欲,而争胜也是个体情感的共性部份.。

让我总结一下,完全不需要音乐知识就可以欣赏的流行歌曲, 悬念,争胜,构成超女引起大范围情感共鸣的和弦。当然也有所谓小众媒体,但只要不是一个受众,就存在情感的个性化与传播的共享性之冲突,你就要去寻找和弦。

娱乐媒体提供的产品可供许多人同时消费,而这些在同一时间消费一种完全相同之物的人口味各不相同,怎么让这些人都满意呢?娱乐媒体碰到的这个问题在政治领域也存在,一群诉求完全不同的人消费完全相同的一种公共产品,一种什么产品是他们都满意的呢?个性与共享的冲突,是所有公共选择领域都存在的世界性难题。我为什么去研究超女,因为其意义远超出了媒体,这个案例中很可能含有极富价值的创意。

  评论这张
 
阅读(183)|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