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朱锡庆

 
 
 

日志

 
 

赵高试验与国有资产定价  

2006-05-25 10:38:37|  分类: 其它经济解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讨论聚讼纷纭的国有资产转让和定价。现在争论的焦点是,国有资产有没有被贱卖。坦率地讲,我不知道国有资产有没有被贱卖,但是我知道有一个办法可以判断国有资产有没有被贱卖。什么办法呢?且让我先讲三个启发我想出这办法的例子,再讲是什么办法。

例子之一是赵高试验,见于《史记.秦始皇》。我先把太史公的原话抄在这里,然后再翻译成白话:“八月已亥。赵高欲为乱,恐群臣不听,乃先设验,持鹿献于二世。曰:马也。二世笑曰:丞相误邪?谓鹿为马。问左右,左右或默,或言马以阿顺赵高,或言鹿。高因阴中诸言鹿者以法。后群臣皆畏高。”翻译为白话是:赵高想为乱篡位,却担心其他大臣不服,于是先做了一个测验,把一只鹿献给秦二世,却说:“这是马”。秦二世笑着说“丞相错了吧,把鹿说成马”。秦二世又问旁边人,有的人沉默不语,有的人为讨好赵高说是马,也有人说是鹿。赵高后来就暗中把那些说鹿的人杀了,因此没有人敢再得罪他。这就是指鹿为马这一典故的来历。

这一典故后来被引申为颠倒黑白,但故事本身讲的是一种信号甄别方法。赵高预谋为乱篡位,哪些大臣会不服呢?这是赵高想预先获得的信息。他设计指鹿为马这种测试,按君臣伦理等于为乱,但凭当时的势力格局又不会算他为乱。现在搞实验学经济学的那些人,对赵高试验不知作何感想,其试验的真实性比赵高试验差远了。这个试验的厉害之处是,你无法掩饰自己。在一些场合,为了讨好某人,你可以心口不一,指鹿为马,因为没有代价。但在赵高所设计的这个测试中,说鹿,说马,都有杀身之祸的风险,这是一种极严厉的成本约束。至于赵高后来暗中把那些说鹿的人杀了,是他获得信号后改变他人期望值的一种做法。

例子之二是所罗门断案。所罗门是古代以色列王国的第三代国王,智断两妓女争子案的故事载于《圣经"列王纪上》第3章。一天,两个妓女前来申诉,其一说:“陛下,我和这妇人同住一个房间。我生了一个孩子,三天以后这妇人也生了一个孩子,房间里再没有别的人。夜里这妇人睡觉的时候,把自己的孩子压死了。她半夜醒来,趁我睡着,把我的孩子抱去,把她已经死了的孩子放在我的怀里。天亮要喂奶的时候,我才发现怀里的孩子是死的,仔细察看,并不是我生的孩子”。另一个女人赶紧说:“不对,活孩子是我的,死孩子是她的。”两人争执不休。所罗门令人拿刀来,把孩子劈开,两人各一半。一个女人说:“求我主将孩子给那妇人吧!万不可杀他。”另一个女人则说:“这孩子也不归我,也不归你,把他劈了吧!”所罗门判断出不让杀孩子的才是真正母亲,便把孩子判给她。这个例子同上例的道理一样,所罗门是根据在有成本约束的条件下两个女人的不同反应,来判断孩子真正的母亲,所罗门的智慧是让两个女人的反应受成本约束,这成本是把孩子劈开。

例子之三,张五常教授有时会问向他索要书法的”粉丝”一个问题,他的书法怎样;如果你说好,他又会问你值多少钱;有人会讨好地说出一个高价,他立即同意按这一价格卖给你。张五常教授出售过少量书法作品,其用意在于获悉对于其书法的可信评价。买者比索要者的评价当然可信,因为有成本约束。这个道理还表现于其他许多事例。期市有发现未来价格的作用,那价格之所以可信,发现者是受成本约束的。如果一大群人说某股票价格会上涨,另有少数人说会下跌,但他们最终都不会因为说什么而付代价,那么他们的说法,无论人多人少都不可信。女人也许比男人更明白这个道理,当一个男人说爱一个女人,老练的女人会要求你送一枚钻戒。她不会听你说而要看你的行动,因为行动受成本约束。

回到国有资产转让和定价,有人说贱卖,有人说没有,因为他们无论说什么都没有代价,所以其说法都不可信。在这里让说法变得可信的办法也是加进成本约束。具体而言,你说贱卖了,那好,加一点钱卖给你;如果还有人说贱卖了,那再加一点钱,你买去;你说没有贱卖,那好,按同样的价钱,你卖给我。这要求可能苛刻了一些,可以退一步。你说贱卖了,那你去找一个出更高价钱的主顾来,否则凭什么说贱卖了呢?你说没有贱卖,那你有义务找一个卖主,如果我出同样的价钱,否则凭什么说没有被贱卖呢?争议的个人,谁接受这种约束,其说法可信。概言之,贱卖与否,得有一个参照价;而你寻找参照价必须受成本约束,参照价才可信。

当然,这只能平息争议,并没有提供一种国有资产转让的定价方法。不过启发我想出一个建议:国有资产转让,可以先由相关主管部门和一个有意愿的买主谈判出一个方案,作为底案,全部公布,然后在底案的基础上竞价拍卖。其中隐含一个问题,即吸引底案谈判者的激励问题,可通过规定一个折价解决。现在国有资产转让被议论纷纷,要害其实不在于定价多少,而在于转让没有通过一个公开操作的议价程序。公开操作的议价程序可以提供可信的参照价,供人们判断国有资产转让是否最大化市值。

  评论这张
 
阅读(438)|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