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朱锡庆

 
 
 

日志

 
 

制度的累积特性——俄罗斯观察之二  

2005-01-18 08:23:35|  分类: 俄罗斯观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莫斯科,我们住在红场旁边的一家三星级宾馆(莫斯科饭店)。在这家宾馆住了三天,每一天早餐都遇到长时间排队等候。早餐是自助餐,费用含在房费中,这同我国很多宾馆的做法一样,可是国内很方便的事,在俄罗斯为什么要排那么久的队呢?我注意到一个细节,食客进入餐厅的时候,向服务员出示房卡,服务员按一份旅客清单核对房号,并在清单上打勾后,才允许进入。服务员核对名单并打勾,一人次需要几分钟,就是这道耗时的程序造成餐厅外等待用餐的人排成长龙,而餐厅里空空荡荡。

服务员按清单核对房号,并在清单上打勾后才允许进入,这种做法如何理解呢?既然自助餐的费用含在房费中,那么有房卡就表明已经为用餐付费了,因此只需出示房卡就可以了,又何必打勾呢?是防止吃完了出去又进来吃第二次吗?不可能有那么蠢的人吧,明明可以一次吃饱,却偏偏只吃半饱出去,又进来吃。是的,在清单上打勾是多余之举。那莫斯科饭店为什么还坚持这么做呢?请注意,在配给制下,是按清单发放物质的,一个人在领取了配给的物质后,是要签名和打勾的,防止领了再领。俄罗斯搞了七十年的计划经济,日积月累的起的一套相关的知识已成为人的习性,俄罗斯人在很多时候不自觉地还是那一套的计划经济的做法。早自助餐的费用含在房费中,是一种捆绑销售。旅客早上用餐,受时间和信息限制,没有选择餐馆的余地,让旅客自由选择,也会就近选择所住的宾馆。既然如此,住宿和早餐就合并交易,这样可以减少交易次数,降低交易费用。这是一种比较复杂的市场合约,莫斯科饭店采用了这种合约,可却还象配给制那样去打勾,这告诉我们,俄罗斯人在使用习惯了的计划经济的方法去玩市场游戏。

霍布斯在<<利维坦>>中设想出一切人对一切人的战争这样一种“自然状态”,构成以后很多制度经济学家讨论制度的初始状态。然而,这是一种错误的设置,从这种初始状态出发来讨论制度,偏差是难免的。在张五常教授的<<经济解释>>中,他把初始状态设定为一个人的世界(鲁宾逊世界)。稍为改一下,采用老子<<道德经>>的描述,”小国寡民,鸡犬之声相闻,民至老死不相往来”,来作为初始状态更真实一些。给这种初始状态引入制度,来协调个体的选择,便产生了我们所谓的社会状态。社会状态有初始状态没有的一种收益,这就是分工经济。所谓分工经济是个体通过减少活动的种类,提高某一类活动的频率,加快了知识积累,并从而提高了行为的效率。至于个体活动种类单一化以后造成的与消费多样性不匹配的问题,则通过个体之间的合作(或交换)来解决。没有不产生成本的收益,社会状态同时有初始状态没有的费用,这就是交易费用。张五常教授唯一准确地定义了交易费用,即一个人的世界没有的费用。这就是说一切因分工交换而产生的费用都是交易费用。分工经济扣除交易费用之后的余额是一种因制度而产生的”利润”,这是个体要通过制度组成社会的原因。在给定的环境下(环境由一组约束条件构成),不同的制度有不同的分工经济/交易费用,这就是说制度是不等价的,因此便有制度选择问题。

如果说经济学比较清楚地解释了个体选择,那么一个社会如何选择制度,在很大程度上还是一个悬而未决的问题。哈耶克把制度选择理解为一个自发生成和演化的过程。这种解释是领悟性的,而非分析,他论述的是一种现象,不是制度选择理论。不过,哈耶克的这一思想很重要。制度选择是内生于个体互动过程的社会选择(或者说公共选择)。从理论上讲,在给定的环境(约束条件)下,制度的选择是比较各种备选方案的分工经济/交易费用。但是请注意,并没有直接供我们对制度作比较的分工经济/交易费用这样一个总量指标,比较的信息隐含在各个体的成本收益中,所以制度选择表现为这样一个过程:一个人发现了一种新的与别人打交道的方法,可以改变他的损益,如果他的发现得到了另外一个人的响应(这个人也发现这种方法可以改变他的损益),这种新方法就成为两人之间的约定俗成。其他人通过观察效果(他们二个人损益的改变),也会尝试采用这样一种方法,如果其损益也得以改变,这种方法就得以伸展,制度选择是一个逐步吸能增强的过程。新的方法的发现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是左试右试一点一滴积累经验的产物.使用博弈论的述语来讲,所谓参与人在连续博弈中策略互动形成的博弈均衡。这就是说,制度是一种累积的经验性的知识资产.因为制度涉及大量内生于交往过程的细节知识,学习他人现成的制度,也需要一个过程去积累经验,尽管这一过程比自已探索一种制度的过程要短得多.

俄罗斯社会转型所面临的一系列问题,其实质是有关价格制度知识积累的问题。大多数俄罗斯人现在并不明白价格制度是怎么一回事,我在上一篇文章中所记录的各种乱象,不过是这种无知的表现。正是对价格制度不熟悉,一方面个体行为带有很大的随意性,另一方面各个体的行为又不协调,从而乱象丛生。相比,中国人对价格制度要熟悉得多,中国与俄罗斯在转型过程中成为两类典型,不过是有关价格制度知识积累的差别,下篇文章再详细讨论吧。

  评论这张
 
阅读(266)|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