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朱锡庆

 
 
 

日志

 
 

无知的困境——新现象解释之八  

2004-09-20 08:14:15|  分类: 新现象解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长沙,湘潭,株州,构成三角形,彼此相距不超过30公里,交往密切,往返繁频.随人员往返引出了一个出租车异地经营问题。出租车是一个非常特殊的行业,政府对出租车的计程,载客服务的价格,以及出租车数量进行了三重规制。具体表现为,对出租车计程的规制是在出租车上安装由政府主管部门监控的计程器;对价格的规制是,出租车载客服务的价格由政府(物价局)规定;对出租车数量的规制是,政府通过有偿发放牌照来控制一个城市的出租车数量。这类规制要避免混乱,边界必须清楚。以长沙,湘潭,株州三个城市而言,因长沙出租车载客服务的价格高于湘潭和株州,如果规制的边界不清楚,就会导致套利行为,湘潭和株州的出租车跑到长沙来载客,并导致与长沙出租车的利益纷争。请注意,在规制下,政府规制已影响出租车经营成本,长沙,湘潭,株州三市的出租车因各地的规制,经营成本有很大的差别。因此这类规制的性质之一是画地为牢,天然排斥异地经营。然而,现实中存在的问题恰恰是边界不清。比如,有乘客从湘潭乘出租车到长沙,必须止于一条明确规定的边界,乘客要进入市内某个地点,必须换乘。概言之,跨市载客与市区载客不能出现线路上的重叠,才不会产生混乱。可是现行的规制与此相反,允许跨市载客与市内载客在线路上出现重叠,这就为套利行为提供了条件。有湘潭和株州的出租车长年在长沙异地经营。相关主管部门去查处,碰到一个无知的困境,很难分辨是跨市载客还是异地经营。

我供职的这个学校,临街食杂店一个紧挨一个,这场景与火车站酷似。然而,以我的消费经验,在学校附近的食杂店没有买过假货,而在火站车购物几乎没有真货。这里关键的差别是,前者有署名记录,而后者没有。对于学校附近的食杂店而言,其顾客是光顾繁率很高的常客,而人是有记忆的,这就是说食杂店的所作所为在顾客中会留下记录,并且这种记录是针对每家食杂店有很高分辨性的累积性记录,即记录是署名的,你卖一次假货,顾客就在你名下加上一笔。尽管现行的消费者保护条例(对出售假货的行为卖一罚一)事实上反向激励售假(因为它忽略了消费者的索赔成本,从而使消费者索赔得不偿失,比如买到20元的假烟,按条例可以索赔40元,而索赔所花费的成本远远不止这个数),但是在顾客中留下的食杂店署名记录是一种有效的奖惩机制,没有污点的食杂店顾客盈门,记录不良的食杂店无人光顾。在火车站,顾客是流动人口,光顾了这一次很难有第二次,一家食杂店对一个顾客出售假货,这个顾客或者事后知道,可后来的顾客并不知情,这就是说顾客没有分辨食杂店的累积性署名记录。但是请注意,任何行为都会有记录,火车站的食杂店只要有买假货的行为,就会在顾客中留下印象,却因为这种记录没有针对性,变成一种公共记录,结果导致集体惩罚,顾客尽可能不在火车站购物。集体惩罚的后果是,所有要在那种顾客尽可能回避的地方经营下去的食杂店,则只有卖假货,卖一次算一次。假货泛滥,少人问津的火车站困境,是无知的产物,没有累积性署名记录可供人们分辨商家的行为。

萨斯(SARS)是我们不久以前经历的瘟疫。这场瘟疫的可怕在于极强的传染性(一个病毒携带者打一个喷嚏就感染了一群人),以及感染以后的高死亡率。但是这场瘟疫造成恐慌的原因却是,无法把病毒携带者从人群中分辨出来。当时人们所面对的危险不是确诊病例和疑似病例,因为这些人已经被隔离起来,而是人群中还没有被发现的病毒携带者。面对这种第一次出现的瘟疫,人们没有掌握这样的知识:依据某个可观察的信号(比如说体征),把潜伏期的病毒携带者分辨出来。我在以前的专栏文章中分析过这种信息匮乏情况下人们的反应方式,如果他没有办法确切地知道人群中谁是病毒携带者,就会用反推法,把他能够肯定不是病毒携带者的人以外的所有其他人,都视为回避对象,这就象做选择题,备选项中有若干项是错误的,要你从中挑选出来,但你不能确切地知道哪几项是错误的,不过你知道有一项是正确的,从而你把这个选项之外的其他选项都视为错误项。萨斯期间,人们对陌生人的回避以及对人群的自我隔离,也是无知的困境,正因为没有确切分辨出病毒携带者的可观察信号,陌生就成为替代信号,显然这放大了事件发生的可能性,导致所谓恐慌。但是有什么更好的办法呢?

我写这篇文章的日期是2004年9月7日,之前几天俄罗斯已接二连三遭受恐怖袭击;再过三天,美国要搞9.11三周年纪念。在电视上看到那些恐怖活动造成的血腥画面,我对人类的未来产生了一种无法排谴的忧虑。因为我们很难从人群中把隐藏的恐怖分子分辩出来,上述例子中,顾客对火车站商家的集体惩罚,萨斯期间,人们对人群的自我隔离,这类行为就会变得普遍。谁能告诉我,潜藏的恐怖分子在哪里?这是当今人类面临的最大挑战。

  评论这张
 
阅读(22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