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朱锡庆

 
 
 

日志

 
 

解释的作用——有场景的知识之二十五  

2003-06-20 07:58:26|  分类: 有场景的知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经济学是解释人的行为的学问。于是有人就会问,都己经这么做了,解释有何用?从而引出一个经济学有什么用的问题。我的回答是,有时人们这么做了,不见得知道这么做的诀窍;即使这么做的人知道其中的奥妙,不见得其他人也知道。这就需要解释,经济学因此找到了安身立命的地方。好的解释一定要讲出情理之中意料之外的东西,解释不是对事件的记录或复述,也不是虚构一个事例来说明已为人们熟知的道理,而是去发现新道理,这样解释就产生了新的知识。这种增量知识作用于人们以后的选择,可以节约活动的成本。这就是经济学的作用,也是经济学家存在的原因。

不过,要讲出点情理之中意料之外的东西实属难事,因为隐藏在事例中的道理比一个隐匿的逃犯更难发现,尽管一旦发现,讲出来是很浅显的。下面我要用两个例子来说明这一点。

唐德鑫发表在《经济学消息报》NO.541上的文章《往返票价为何相差甚远》中提出了这样一个问题:在武汉和黄冈之间对开的中巴车,从武汉到黄冈的票价为17元,从黄冈到武汉为12元,这是为什么呢?唐德鑫在文章中给出的解释很勉强,不过他所提出的问题很有价值,我忍不住要重新解释一下。

唐德鑫通过比较发现,两地车站都是排队发车,每隔20分钟一趟;中巴车都是私人所有或私人承包的车辆(这个比较事实上没有必要,对开的班车在这一点上一定没有差别)。不同的是他所说的两个城市在交通管制上存在的差别:武汉禁止城际中巴车在市区范围内沿途停车揽客,乘客必须去车站乘车,黄冈虽有类似规定,但因没有严格执行,中巴车出站后沿途停车揽客的现象随处可见(如此看来,这并非规定上的差别,而是执行上的差异),因此唐德鑫把价差归因于管制上的差别。他进一步解释说,因为武汉的乘客必须去车站乘车,客源集中,从车站发出的中巴车空座率低,而且在车站车辆又是排队发车,每隔20分钟发一班车,这20分钟对于候发车辆来说不存在其他中巴车的竞争,这种垄断使中巴车不必杀价抢客;而在黄冈,由于客源并没有全部集中到车站,从车站发出的中巴车空座率在1/3以上,在沿途抢客的过程中,彼此杀价竞争。双向对开的中巴班车的价差因此产生。

唐德鑫通过比较约束条件来发现价差的原因是一种地道的经济分析,遗憾的是,他的比较不老练,从而产生了一系列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诡辩(偷换概念)。请听我的解释:我同意价差起因于中巴车是否沿途揽客这个差别,但要注意,中巴车是否沿途揽客既可以因为管制,也可以因为其他原因。中巴车是否沿途揽客,构成两种完全不同的服务合约,就像列车有快车与慢车之分(决定列车快慢的一个主要因素是沿途停靠的次数)。中巴车沿途揽客实际上就是一种慢车服务,停车次数越多,在途时间越长。中巴车中途不停车揽客,是点到点的快车服务。被唐德鑫一笔带过的一个重要细节是,从武汉去黄冈比返回的时间减少30~40分钟。这就是说,从武汉到黄冈是快车服务,返回是慢车服务,17元是快车服务的价格,12元是慢车服务的价格,差价正体现了在途时间的差别。对于乘客来说,从武汉去黄冈要多付5元车费,由此带来的好处是在途时间减少30~40分钟;从黄冈去武汉,虽然在途时间增加,但可以节约5元车费。如果双向都有快车和慢车两种服务可供选择,乘客会按需要做出最大化选择。有意思的是,两地的规定在执行上的差异造成了完全不对称的一向为快车,另一向为慢车的奇异现象。

在一些城市,出租车碰到红灯或遇交通堵塞,等候时间要换算为乘车里程(等多少分钟计1公里),乘客得为此付费。前不久,我主持长沙市出租车调价方案的研究,有人提出要向外地学习,等候时间也要换算为乘车里程。对此,我的回答是,长沙乘客已经为出租车等候时间付了费,而且长沙的方法更有效率。

处理等候时间有两种方法,一种是把等候时间换算为乘车里程计费,一种是把等候时间换算为价格加到原有的价格中去。但这两种方法并不等价。等候时间的长短同外部的随机变量有关,同时也取决于司机对行车路线的选择,而且在同一结果中很难分辨是哪一个因素在起作用。把等候时间处理为乘车里程,缩短等候时间对司机没有激励,在空驶率高的情况下,他甚至故意延长等候时间,将空驶成本转嫁给乘客。概言之,以这种方法处理等候时间,乘车和司机激励不相容。以加价的方法处理等候时间,乘客向司机支付了一笔固定的等候费,司机不能通过延长等候时间获利,相反他有激励去尽可能地缩短等候时间,这与乘客的利益一致。饶有意味的是,把等候时间处理为里程是显性的,而把等候时间处理为价格却是隐性的,有时候人们这么做了却没有意识到。我本人也是无意中发现的。长沙市的出租车价比其他一些同类城市每公里贵了几毛钱,关于这个价差有各种议论。我查了一下,那些城市都是把等候时间处理为里程,我这才意识到原来长沙不自觉地以加价的方法处理了等候时间,贵的那几毛钱就是等候费。意外的是,这种方法竟然比把等候时间处理为里程有效。

在实行察举制的两汉时期,全国挑选出来的孝子最终要接受皇帝的考试,那个时候没有纸,皇帝把题目写在竹简上,叫作策问,考生把答案也写在竹简上,叫对策。几千年过去了,中国的知识分子老是忘不了对策,殊不知今天已是解释的年代。人类所面临的问题说到底是无知,解释有什么用?获得新知识而已。

  评论这张
 
阅读(193)|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