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朱锡庆

 
 
 

日志

 
 

五花八门的信号——有场景的知识之十五  

2002-09-05 07:38:09|  分类: 有场景的知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苹果的味道是不可观察的,准确考核苹果味道的方法是品尝,但这种考核方法成本过高,在交易中不可能被采用。可是人们发现,苹果的味道与颜色有很强的统计相关性,而且颜色能够通过肉眼加以观察。因此,在交易中人们就用可观察的颜色来考核不可观察的味道,苹果的颜色也就成为传递苹果味道的一种信号。这是巴泽尔在那篇著名论文《考核费用与市场组织》中列举的一个替代性考核(proxy measurement)的例子。替代性考核的准确性较直接考核(品尝)要差,但考核成本低。

雇主通过文凭来鉴别求职人的能力,也属于替代性考核。尽管这对少数天才来说很不公平,但并不能否定文凭与个人能力有很强的统计相关性。因此,在劳动力市场中,文凭就成为传递个人能力的信号。这种考核办法当然不如直接考核(长时间试用) 准确,但考核成本低廉。这是塞宾斯在《劳动力市场的信号》中所举的例子。

这两个经典事例,我在以前的文章中引述过。本文再次提及,是用来作一个参照,以供比较下文的另外几个例子。

在出租车载客服务市场上,出租车司机甄别乘客的类别,就像劳动力市场上雇主判断求职者个人能力的大小一样重要。按理说,出租车上安装的计价器把原本不对称的有关载客里程的信息,变成了由乘客和出租车司机共享的公共知识,从而根除了司机利用不对称的私有信息使乘客为无知付费,即所谓“道德风险”。然而,出租车司机可以在计价器上做手脚,如我在以前的文章中介绍过的“埋表”。不过,这类伎俩必须在乘客对搭乘里程完全无知时才有效,否则,乘客一定知道司机做了手脚,从而使这类伎俩失效。因此,甄别乘客类别(是否对搭载里程无知),至少对准备“宰客”的那一部分出租车司机来说是必要的。问题是,在形形色色的乘客中,怎样才能知道某个乘客是否对搭乘里程一无所知呢?

出租车乘客分两大类:常住人口和流动人口。常住人口相对稳定,所谓“打的人经常打的”,而且线路也是固定的,所谓“经常打的人经常走那条路”。因此,这类乘客很难欺骗。而流动人口连方向都分不清,对搭乘里程更是茫然无知。所以,只要能够甄别乘客是属于常住人口还是流动人口,就可判断出其是否有可骗性。

可是,怎么知道乘客是常住人口还是流动人口呢?本来有一种简单的甄别方法——听口音。但口音作为一种信号已经噪音化了,比如我常住长沙20年却不会说一句长沙话。也就是说,口音与常住人口的相关性已大为减弱,一个城市越开放,这个问题就越突出。不过,出租车司机无意中学会了一种替代性考核办法,即通过观察乘客选择的搭乘地点,来甄别他属于哪类乘客。比如,从长沙火车站出来的乘客有两处地点可以乘出租车,一处是火车站广场,另一处是广场对面的一条马路。有趣的是,在广场乘车的一般都是流动人口,而在马路附近乘车的多为常住人口。以我出差的经验,几乎所有城市的车站、码头、机场等场所都有两处地方乘出租车,一处距出口较近并且较明显,乘客一般是流动人口;另一处则稍远而且不那么明显,乘客多为常住人口。乘客对搭乘地点的选择就传递了一种信号,出租车司机可据此判断其是否对搭乘线路及里程无知。

苹果的颜色是传递苹果味道的信号,文凭是传递个人能力的信号,乘客选择搭乘地点是传递他对路线是否无知的信号,看来经济学已发展起一套信号传递理论。那么,经济学家又是如何传递信号的呢?

在经济学家市场(包括各类经济论坛、公司咨询和政府咨询),雇主对经济学家学术水平的甄别,同出租车司机鉴别乘客是否无知、顾客甄别苹果的味道、劳动力市场的雇主甄别求职人的个人能力一样重要,而且面临的问题也相同——经济学家的学术水平凭肉眼是观察不到的。如果以试用的方法来考核经济学家的水平,成本会高得出奇。我知道一个例子:某市有一个信息产业发展战略课题向全国招标,投标人凭初步研究方案竞标(类似于试用)。结果该市花了80万元,仍没有找到中意的人选,还得第二次招标。

为了降低考核成本,那就使用替代性考核吧,找一个可观察的变量来代替考核不可观察的学术水平。那么,哪一个可观察的变量同经济学家不可观察的学术水平有很强的统计相关性呢?在可观察的变量中,文凭对经济学家而言几乎没有差别:清一色的博士,个个都是教授。也就是说,用文凭和职称来考核经济学家的水平已不敏感。找来找去,人们找到了这样两个变量:第一,人们发现,洋博士比土博士的平均水平要高,因此“海龟”就成了一种传递学术水平的信号,有这种背景的经济学家在经济学家市场上就比较畅销;第二,人们同时发现,经济学家的知名度同学术水平有统计相关性,因此,知名度高的经济学家在经济学家市场生意兴隆。

当苹果的颜色成为考核苹果味道的替代指标后,果农发明了一种低成本的使苹果颜色变得鲜艳夺目的方法,而苹果的味道却大为恶化。我不知道,“海龟”和知名度作为传递经济学家学术水平的信号,会不会也变得噪音化?反正,知名度很高但不学无术的例子却听说了不少。

  评论这张
 
阅读(13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