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朱锡庆

 
 
 

日志

 
 

熏干的心智——有场景的知识之十三  

2002-07-05 07:33:43|  分类: 有场景的知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每年学生毕业的时候,我会问几个人:“大学4年有何体会?”

有一个学生的回答令我刻骨铭心。他说:“大学四年就像熏腊肉。”

当然,这仅仅只是一个学生的说法,却是大学普遍要面对的问题。如果说养育精神、启迪心智是大学的应有之义,那么面对被熏干的心智,怎么能够不让人愕然?

我不熟悉理工农医类学科的情况,自然不便妄加议论。以我熟悉的社会学科而论,我们所传授给学生的那一套“理论”应当算作什么东西呢?社会学科滥觞于形上之学。形上之学探讨从来不存在的想当然的问题,从而有关这个问题的答案永远无法检验。说得头头是道,事实上等价于信口开河。

科学之所以区别于形上之学,就在于它探讨的是真实世界的问题,结论的真伪是可检验的。社会学科现在正处在从形上之学向科学蜕变这一过程中,因此它有科学之貌,却无科学之实。

一门科学在发展过程中会形成一套独特的语言,由这一套语言来阐述其内容。形式化是科学之貌。很多情况下,社会学科如形上之学那样想当然,却刻意模仿科学的形式化,由此生成一大堆连“始作俑者”也不明白的概念,以为这就完成了社会学科的科学化改造。然而,把这样一套“理论”传授给学生,他(或她)的感受自然就是:好比熏腊肉。

我在以前的文章中谈过,知识分两类:第一类是白背景知识,这一类知识有适用于不同时间和地点的普适性;另一类是有场景的知识,只适用于特定时间和地点。

无论白背景知识还是有场景的知识,最初都是经验知识。经验知识是活动的副产品,即在一个有明确目标的活动过程中,无意间积累的知识。比如考试的次数多了,无意中就积累了应付考试的知识。

请注意,经验知识的成本为零,因为它是在一个活动过程中无意间获得的,活动的成本已全部由那个明确的目标承担了,因此经验知识是白捡的。然而这白捡的知识却可以给人带来收益。知识的用途可以节约活动的消耗,或者说提高活动的效率。

受此启发,尽管有意识的求知活动是有代价的,如果通过有意识的求知活动获得知识所带来的收益,大于求知活动的成本,那么有意识的求知活动就是理性的。尤其白背景知识有适用于不同时间和地点的普适性,即这类知识可以广泛重复使用,因此即使是通过有意识的求知活动去获取它,所能产生的收益也远胜过求知活动的成本。从而,这类知识的获取就从原来在活动过程中无意间捡到转变为有意识的求知活动,白背景知识越来越多由经验知识(活动的副产品)转变为科学知识(有意识求知活动的产物)。

近代以来兴起的实验科学就是这样的求知活动,它使人类拥有的知识获得了空前的增长。然而,在人类所拥有的知识中,科学知识依然只是很少的部分。这是因为有关特定时间和地点的知识(有场景的知识)的使用很有限,如果通过有意识的求知活动去获取,得不偿失。因此这类知识就只能是作为各类活动副产品的经验知识而存在。

现代大学是有意识的求知活动之园地,同时也是传授科学知识的场所。因此,我难以理解时下流行的一种观点,即离开知识去谈什么“素质”。以社会学科而论,如果说那一套“理论”在人们的活动中并没有什么有益的用途,要知道,并不是知识已经丧失了它的价值,而是那一套“理论”根本算不上知识。

如前所述,科学的实质是,通过有意识的求知活动,去发现真实世界的奥秘——隐藏在现象背后的因果关系。比如物理学就是通过可控实验,去发现真实存在的物质世界的奥秘。那么,社会科学是什么呢?就是通过经验途径去发现真实存在的行为世界中,纷繁复杂的现象背后所隐藏的因果关系。社会科学的实质是事理之学。离开了真实存在的事例,不可能发现任何有实际用途之理。

从真实存在的事例中寻找事理的求知活动,不仅可以满足人们的好奇心,而且是使生命变得生动的过程。由此获得的知识可以深刻地改变一个社会。知识有大趣,又有大用。

  评论这张
 
阅读(28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