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朱锡庆

 
 
 

日志

 
 

雁荡山拍照人——有场景的知识之四  

2001-12-05 07:13:32|  分类: 有场景的知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温州参加经济学笔会,我惊异地发现中国的经济学人可能是当今世界上精神给养最丰富的一个群落。

笔会结束后,应邀游雁荡山。游雁荡山的本意是想吸几口大自然的清新空气,或在溪流岸边的竹楼茶馆品茗清静一会,得以颐养精神。然而,不期而遇的又是故事。故事化温州是经济学素材的沃土,故事真多!

以往的经历使我讨厌游览有导游。导游之所以必要,就像来到一个陌生的城市离不了一张地图,导游的第一个作用是引路。此外,好比在一堆难看的人当中,最不难看的一位就会引人注目。同样地,在同类景点中,如果欣赏过极致之后,再看其次,就是一种无谓的浪费(因为有成本,收益却为零)。这就是所谓的注目经济。因此导游的第二个作用是过滤,把次品景点过滤掉。除此之外,如果能不失时机又恰到好处地介绍一些关于景点的背景知识,就再好不过了,但这以启发为限,景物要让游客自己去读。

殊不知游兴起于读景,游览的快乐从读景中来。然而在我们这个有几千年专制传统的社会,无时无刻不存在对他人智慧和私域的蔑视,在潜意识中假设他人都是傻子,因此养成了一切人对一切人指手画脚的习惯。即使作为社会相对弱势群体的导游一族,一旦进入由他(或她)引导的局势,不经意间就散发出暴力,把你的读景权给剥夺了。他(或她)对景点的解读固然熟练到不假思考就脱口而出,但在几乎所有景区的导游染上一种通病:对景点老套的神话牵强附会又大煞风景,我好几次因此而失去了游览的兴致。正因这种费力不讨好的讲解,把一种本来的收益变成了成本,所以找一个导游引路和过滤景点可以节省的时间,相比其解读给人的厌烦再加上导游费,得不偿失。目前对导游服务还有需求,据我的观察,好多情况下是醉翁之意不在酒。比如接待你的东家,因多次陪人游览过某个地方已甚感厌烦,有时合算的办法是找个导游来敷衍一下。以我个人的经验,即使在这种场合,也只是为了照顾东家的面子才让他(或她)陪同一段距离,然后就打发走了。

通常在景区还有一种人的纠缠令人避之唯恐不及,这就是那些固定摄影点的拍照人,有时候竟缠得你难以脱身。家用傻瓜相机使用受到限制,至少不能调镜头就是一种很大的局限;然而购置一个好一点的相机又因使用频率过低,实在是一种浪费;再考虑到买相机的胶卷、去冲洗和扩印,多次跑来跑去所耗用的时间和讨价还价所消耗的精力:本来向拍照人购买服务和照片不但省事,而且按其要价也合算。问题是,你付了费之后,很大程度上不仅什么也得不到,反而有遥遥无期的恼怒。固定摄影点的拍照存在先天性的制度缺陷,这种拍照合约既不是合约达成之后即时交割的现货合约,也不是约定将来时间交割的远期合约(由有组织的交易所制定的标准化的约定将来时间交割的合约即为期货),而是非现非期(或亦现亦期)的合约。因其拍照范围局限于某个景点,游客中恐怕无人在这一个景点就用完一个胶卷,至少要等用完一个胶卷才能拿去冲洗和扩印,这就意味着拍照可以在合约达成之后马上进行,但是要拿到照片,却相隔一个未定的时间。游客不可能就此停顿下来等待着拿到照片以后再游览下去,由此引出一个棘手的信用问题并构成履约障碍。

a.考虑游客在约定时间再回头来取,或者拍照人在约定时间送到游客所指定的地点去。那么预先付款对游客来说是不能接受的,因为他回头来取的时候,拿不到照片或拍照人在约定时间没有送照片到指定地点去,怎么办呢?要知道一次交易十之八九是不讲信用的;而交照片的时候再付款又是拍照人不能接受的,因为如果游客不回头取照片或送去指定地点不见人踪影怎么办呢?要知道游客的沉淀成本,不过是浪费了一点表情,这不足以使他(或她)守信履约;更关键的一点是,为了几张照片的事情,无论是他来取或者你送去,这样跑来跑去的成本实在不值。

b.对上述办法的一个改进是,邮寄照片。这固然消除了你送去或他来取所消耗的成本,但是信用问题却依然如故:如果预先付款,游客收不到照片怎么办?至于收到照片以后再付款,那无异于说免费。自利利人是交易的通义,而定点拍照合约怎么也难以根除显而易见的损人利己,像翘翘板一样照顾了一方的利益,就损害到另一方的利益,因此极难达成交易。这是这个市场才出现就迅速萎缩下去的真正原因。

正因为有上述两类人作为参照,所以在雁荡山景区一种由原来的导游蜕变而来的新拍照人,就使我感到很新鲜,并产生了研究的兴趣。这种拍照人一方面是对原来那种导游的扬弃,保留了游客引路和过滤景点这两项服务,剔除了费力不讨好的对景点的讲解(不过现在大致也能做到有问必答);另一方面又改写了原来那种固定摄影点拍照人的服务,变定点拍照的守株待兔(它因此导致了合约缺陷)为跟随游客拍照;与此同时还整合了导游和拍照服务,集二者于一身。这是一种了不起的进化。

笔会期间,我最感惊异的事情是温州人如此清晰可察的进化过程:早先外出谋生的丐帮和理发修鞋一类的手艺人,摇身一变就有所谓十万供销大军;后来温州成千上万的工厂主或企业家又由供销人员蜕变而来。在雁荡山景区我再度惊异于这种进化。把温州模式化为民营经济太过肤浅,我以为人的进化才是图景大切换的实质原因,这类似于美国经济学家罗斯托所谓的“布登布洛克式的动力作用”(Buddenbrooks,dynamics)。

因为某种思维定式,使我误以为在景区不会有什么价值的经济学素材,所以失去了故事开头的细节,不知道她是如何从人群中,分辨出我们一行三人是最有可能购买服务的游客。进入景区以后,可能她就悄悄地跟在我们后面,当我们在一个景点停下谈话的时候,就很自然地加入到谈话中来,好似为搭帮而搭讪的游客。调侃之中不知不觉就谈成了合约:领你游完景区,照一个胶卷,当出景区以后15分钟她交付冲洗出来的胶卷及扩印7寸的照片40张时你付款,包括引路、景点过滤、胶卷、拍照、冲洗和扩印在内的全部款额为120元。显然,这是一份双方都能从对方的笑容中察觉得出来的双赢的合约,相对于参照物(老式导游和定点拍照人)大幅度削减下来的成本,使合约双方受益,皆大欢喜。其中,令人感触尤深以致于非叙述一番不可的是缔约成本的消化。我曾经不忍卒睹女人因讨价还价而脸部肌肉变得僵硬的惨相,并感叹市场使女人不再美丽。此番经历却告诉我,问题其实不在缔约这件事本身,而在于当事人所拥有的有关缔约谈判的知识。令人欣慰的是,作为缔约过程的一种副产品,人们在多次的缔约谈判过程中,无意识却一点一滴日积月累着如何与人进行缔约谈判的知识。当这种潜生暗长的知识累积到一定的程度,就掌握了一种能消化缔约成本的谈判方式,使得缔约不仅低消耗,而且还可能是一件饶有兴致的事情。比如上述在谈笑中谈成的合约,并没有费多少口舌,而且有笑的女人依然是可看的风景。其在经济学上的意义是,市场本身的问题,至少在某些情况下,可通过市场本身的发展来出清,如缔约成本可通过有关缔约谈判知识的积累改善谈判方式来消化。

在雁荡山景区忙碌着约400个这样的拍照人。联想到其他地方的那种冷清,我不得不佩服温州人,他们有这样的一种眼光,能从其他人熟视无睹的场景中发现其中所蕴含的商机,并成功地培育出一个生机盎然的市场来。大凡到过温州的人,都可能因此对中国的未来怀有憧憬。

  评论这张
 
阅读(19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